匡云飞:我为梅兰芳先生治病

余东向先生在《梅兰芳下榻扬州大汪边招待所》一文中,提到我为梅兰芳先生治病一事,勾起了我的思绪。

记得1956年3月一天的上午,时任苏北医院院长的肖广普通知我,上午十时去扬州大汪边招待所为梅兰芳先生看病,并说明要注意保密。我随即带着必要的医疗器械(体温表、血压计、听诊器)准时抵达了大汪边招待所,按要求由后门进入院内的红楼一楼餐厅。当时大汪边招待所院内草坪翠绿,与红楼相映成趣,十分幽静。接待人员告诉我,梅先生每天凌晨两点才睡觉,上午十时起床,中午饭后就要排练,然后开始化妆。演出结束,夜里十二时才进晚餐,然后商讨一些事务后才能休息,日程安排很紧,他十分辛苦。

上午十时半上楼等候,不久梅先生身穿咖啡色短袖棉袄,一派儒雅风范,缓缓走来与我亲切握手说:“大夫同志,您好!辛苦了!”他的手特别柔软。然后我简短询问了他的病情,并给他作了必要检查,初步结果是:除咽喉部有些充血外,其他都正常。我告诉他这是过度疲劳、缺少休息引起的,请他多注意休息,多饮水,再服些药,最后我向他告别,并说很快会从医院取药送来。此时梅先生留我吃便饭,接待人员也劝我留下来。当时我还不到三十岁,接受一位年逾六十岁的京剧名人邀请吃饭,虽然他是那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但真是感到不安。

用餐是在二楼东面一间小房间内,室内放有一张方桌、四张方凳,桌上是四菜一汤。梅先生是朝南坐,我是朝东坐,每人面前一只小高脚玻璃杯,里面是葡萄酒,开始用餐前,大家一起将面前的葡萄酒一口喝完,然后用餐。饭碗碟都是普通老百姓家的青边碗,时隔半个世纪,当时吃的菜我印象很深刻。一盘扬州的小青菜和一碗方方正正的红烧肉,其他两个菜也是普通菜。饭后我感谢梅先生的盛情款待,并告诉他很快会送药过来,然后我与他告别。此时他除了感谢我给他看病外,从口袋里取出两张当日的戏票送给我,我十分感动,当时戏票是一票难求。当晚我和我的爱人一起观看了梅先生的演出,我们当时坐在剧场的第四排中间最好的位置,旁边坐的是梅夫人。梅夫人告诉我,梅先生每次演出,她都坐在此座,足见她对梅先生的关心。当晚演出的剧目是京剧《霸王别姬》。时隔六十余年,梅先生的平易近人和敬业,仍让我印象深刻。匡云飞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