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猫“大福”

小猫银渐层“李大福”来我家九个月了。全家齐动员各方面照料周到,精致的一日三餐,把它养得身强力壮,脖粗身健。青春年少的“大福”,或动如脱兔两三步猛冲向前,或静如处子侧卧地板,两眼迷离,即便喊它十声八声也不动弹。

大福欺我劳碌命,每天早上5点30分,我如果还没起床,它就跳跃到我身上,又抓又挠。一旦我起来了,烧水如厕,它亦步亦趋绕膝四周寸步不离,让我行动不自由但也奈何不得。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它要吃蛋了。前段时间大福吃厌了猫粮,女儿想办法变着花样侍候它,鸡脯、猪肝、鹌鹑轮流上。现在,早上一只鸡蛋,晚上半杯酸奶。早上,我在厨房一敲蛋,它就应声而来,然后急不可耐挺身举脚,一副馋相。让人可笑的是它脾气还不小,有时躲起来,叫它十遍八遍,它也不吭声。但是只要蛋在灶台上敲打两声,它就直冲过来了。

早上鸡蛋美食过后,它就静静坐着,或思考猫生或阳台听鸟。今年春天,几只小鸟经常光顾,停在窗边不停叽叽喳喳,它就蹑手蹑脚趴在阳台上,静静地不着声响侧耳倾听。即使激动,也只是摇摇尾巴嘴里“喵喵”叫着,但绝不猛然冲过去。一旦鸟儿飞走,它也怏怏离去。

“大福”给全家带来不少欢乐,我们对它嬉笑怒骂,它就跌打滚爬。我常打着节拍唱着“大福大福,亲爱的,可爱的,美丽的”;有时看它懒惰的样子就骂它“好吃懒做的家伙”,它依然故我。它开心起来,会反复用它小脚蹬我大脚。好爽!晚上,它还会在我的脚边睡一两个小时,见我准备睡了也会自觉离开。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