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军嫂的独白:此刻,我需要你的签字

  央广网8月23日消息(姬田田)每一位军人为国奉献的背后,都饱含亲人们的默默付出。今天的军旅文学之窗,播送散文《一名军嫂的独白:此刻,我需要你的签字》,讲述武警某部上士朱彦甫的妻子姬田田对军人丈夫的理解与支持。

一名军嫂的独白:此刻,我需要你的签字

  凌晨2点28分,钻心的剧痛撕扯着我的全身,虽然这是我第二次躺在临产的床上,但那种痛苦却依旧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用尽全力攥着身边的铺巾,耳边传来护士轻轻的问询:

  “您好,在麻药注射前我们需要您丈夫签字确认。”

  “他回不来……”

  “什么事情能比妻子生产更重要?”拿着表单的护士一脸的诧异和不解。一瞬间,我心里压抑已久的委屈、伤心和身体的疼痛,随着眼泪一起决堤。这个时候,我的丈夫——那个被我万般挂念又万般埋怨的人,最终还是没能出现在我的身边。

  还记得,在这次生孩子之前的除夕夜,伴随着零点钟声的准时敲响,窗外的炮竹声噼里啪啦、不绝于耳,我躲进房间关紧门窗。窗外这样热闹,家里却寂静无声,节日热烈的气氛似乎与我无关,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等到外边的鞭炮声变小了,我拿起手机,止住抽泣,揉揉泪水模糊的眼睛,拨通了新年第一个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第一个孩子出生你就没回来,这次还不行吗?”

  “快了快了,中队已经同意了,过完年,我就回去,机票都订好了,一定赶上我们孩子的出生。”视频里,刚站完岗的他,脸冻得红扑扑的,一字一句都说得有些僵硬。

  “好,不准变卦。”

  我们的这次视频才刚2分4秒,因为担心在一旁熟睡的女儿被惊醒,他匆匆嘱咐我照顾好自己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楼下邻居一家三口点燃的烟花绽放出斑斓的色彩,照亮了小院。那一刻,我在心里默默重复着这个心愿。谁料,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袭来,对于他的这次休假能否如期归来,我们也有预感,只是心照不宣,只字未提。

  随后的日子里,我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看着不断攀升的数字,手中的马克笔在日历上勾画着希望。随着第二个孩子预产期日益临近,我想要他回家的心愿越来越强烈,而他却越来越忙,每次通话说的最多的就是那句“照顾好自己”。

  终于有一天,他打来电话:“对不起,亲爱的,我可能回不去了,形势严峻,执勤繁忙,我必须得留下。”

  电话这头的我来不及避开孩子,就失声哭泣。那一刻,我充满委屈,两次怀孕,孕检时他不在,开心时他不在,难过崩溃时他也不在。我多想在进入产房前时,能够牵着他的手,孩子一出生,就能看到爸爸和妈妈。可最终,他还是让我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幻灭成烟。

  看到我落泪,大女儿跑到房间里,把去年他回来时我们一起拍的全家福递到我手中,问我:“妈妈,爸爸还能回来吗?”我一时无语,只好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看着照片里的他,想起我们一路走来的爱情和婚姻。

一名军嫂的独白:此刻,我需要你的签字

  三年前的初冬,一身橄榄绿的他,手捧红玫瑰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了买到这束玫瑰,他接连跑了好几条街,见面时,留在脸上的汗珠蒸腾出丝丝的白雾。我问他为什么要跑着过来,他说:“不能迟到。”当时的我,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真诚可爱。

  之后,我们隔着屏幕相互了解彼此。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表白:“你愿意成为跟我风雨共担的妻子吗?”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心里还挑剔他的求婚怎么这样随便和突然,可却又冲着他不住地点了点头。领证的那天,正是3月里最好的时光,一路上微风习习,春花烂漫。

  嫁给他之前,我就知道,当军嫂的路注定是孤独的,我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我去了他的驻地应聘工作,而他却迎来了三个月的封闭集训。这三个月的时间,不止是在锻炼他,更是在考验我。

  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内心慌乱不安却只能自己默默扛下来,思念无助时,一个电话打过去却迟迟没有回音,除了等待,别无他法。为了不让自己多想,我努力让自己充实起来,工作回来用画笔记录着每一天的心情。相距咫尺却不能相见,这份孤单的“浪漫”,陪伴我度过了那近乎煎熬的三个月。

一名军嫂的独白:此刻,我需要你的签字

  朱彦甫(左一)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