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吕敬一:东海前哨“千里眼”扎根海岛写春秋

  央广网8月24日消息(记者胡晶 李恒江)吕敬一,黑龙江哈尔滨人,1977年出生,1995年入伍,现为东部战区海军某雷达旅一级军士长。从新兵下连至今,他扎根海岛24年,苦学精练岗位技能,累计上报空情数百万批次,无一错漏;参与重大演习演练空情保障100多次;成功处置多起异常空情;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荣获人民海军70周年突出贡献个人。2014年,他被授予“卫国戍边英模”荣誉称号,受到习近平主席的亲切接见。

“兵王”吕敬一:东海前哨“千里眼”扎根海岛写春秋

战位值班中的吕敬一

  1996年,18岁的东北小伙吕敬一第三次报名参军,终于体检达标圆梦军营,成为浙江某海岛上的一名雷达兵。那时的吕敬一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岛上一干就是24年。

  吕敬一:“头两年,我的个子是一米五多,不到一米六,所以体重不合格、身高也不合格,验来验去都被刷掉了,没能参军,到第三次验兵才合格。那时,作为一个男孩子,心里对这身军装很向往。当时进军营只是简单地想好好干,别给家人丢脸,自己要争气,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在部队待一辈子,在这个岛上一待就是20多年。”

“兵王”吕敬一:东海前哨“千里眼”扎根海岛写春秋

吕敬一在维护检测雷达

  第一次进岛,大海上波涛汹涌,小艇左摇右晃,昏天黑地的晕船反应让吕敬一苦不堪言。新训结束后,连队的卡车又坏在了半道上,他和几个新兵就坐着拖拉机,在荒无人烟的岛上一路颠簸,来到半山腰上的雷达站营区,就此开始了军旅生活。

  吕敬一:“当时第一感觉是海岛非常荒凉,当兵之前没想过会分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一个村子里面最起码还有好多人,到海岛一看,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当我们坐车到营区时,由于原来的路都是土路,上面有很多石头,坐上拖拉机,一路上蹦哒蹦哒,看着孤零零的一座营房在半山腰上面,感觉很心酸。”

  作为一名雷达操作员,每天不仅要练口齿、测报,还要学理论,这对于当年只有初中学历的吕敬一而言,难度不言而喻。从最开始接触专业知识,吕敬一就给自己定了目标,要不落人后,要做到最好。为此,他每天总是第一个去训练室练习,最后一个离开。

  吕敬一:“因为很多专业理论公式,根本连字母都不认识,我后来找技师、排长请教,让他们帮着讲解,才一点点去理解。由于我的接受能力比一些战友差一点,训练进度比他们慢,所以只能自己加班加点。别人早起一个小时,我早起两个小时,别人晚睡一个小时,我就晚睡两个小时,就这样用时间来弥补自身的不足。当你每天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精神都在这一件事上时,你连做梦也都是这些,在我睡觉的时候,嘴里面报的都是我们平面测报的数字,或者一些计算公式的数字。”

“兵王”吕敬一:东海前哨“千里眼”扎根海岛写春秋

吕敬一在维护检测雷达

  当兵第二年,吕敬一就在全旅雷达专业技能比武中脱颖而出,取得了笔试和实际操作双项第一名,在同年兵中最先入党。从军20多年,他累计上报空情数百万批次,无一错漏。一次值班,雷达上出现一个时隐时现的小亮点,凭着丰富的经验,吕敬一认为这是某国高空无人侦察机,上报指挥所后引起争议,因为这种无人机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停飞,后经查证,吕敬一的判断完全正确。

  吕敬一:“70年代、80年代的那些老兵,可能文化水平不高,但他们积累的资料,记录都写得非常好,做图的效果也很好。以前经常翻看他们整理的资料,自己也学着做,所以大脑的记忆比较深刻,对这款侦察机的性能也比较了解。”

  在海岛上,雷达兵的生活中除了练口齿、报空情、学理论这些略显枯燥的日常,还多了一份危险。尤其是抗击台风的经历,让从小没见过大海的吕敬一印象特别深刻。入伍第二年,吕敬一就遇到了最强台风,为了保护器材不受损伤,他和战友们用粗绳绑在腰上,形成人墙,匍匐前行到配电房加固铁门。

  吕敬一:“遇到大的台风是在1997年,还有2005年、2006年、2019年,其他的风都是十三四级,十三四级风对于我们而言都很普遍。1997年是我当兵第二年,那是我第一次经历强台风,因为担心我们的供电房和油机进水,每个人都把绳子套在腰上,连在一起上去,人在那个地方根本就站不起来,我们是从台阶上爬上去的,行进过程中雨点从角角落落打过来,打在身体裸露的地方,就像针刺一样。打在雨衣上的响声,就像敲铁一样。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