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老兵记忆 | 吕凤欣:用歌声为伤员“疗伤”

抗美援朝老兵记忆 | 吕凤欣:用歌声为伤员“疗伤”


  吕老向记者讲述在朝鲜战场野战医院工作的故事

  央广网11月9日消息(记者山森淼 刘志毅)吕凤欣,辽宁省大连市人,1932年出生,1948年入伍到辽南军区后勤部供给训练大队,后随部队调整,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71师、东北军区卫生部宣传队。1950年12月进入朝鲜战场,成为志愿军野战医院第四所卫生员,承担伤员转运及护理任务。1951年春节前,他服从部队安排回到祖国,在东北地区从事文艺宣传。1958年退出现役,先后在辽宁电影制片厂、中央电视台工作。

  深秋的一天清晨,我们来到志愿军老战士吕凤欣家中,老人翻看着当年的照片,回忆起70年前那段峥嵘岁月。说到自己在朝鲜一边当卫生员,一边当宣传员给战友们表演节目时,88岁的吕老不禁打着拍子、神采奕奕地唱了起来。

  吕凤欣:有一个话剧叫《好班长》,我演剧中人牛景文。因为牛景文性格倔强,他有个外号叫“老牛筋”。不高兴时,他就会唱几句:“牛景文我生来就这么身强力壮,个又高、腿又长,生来脾气硬刚刚……”70年了,歌词我都快忘了,调可能也唱不准……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第二年年底,吕凤欣出生在辽宁省大连市庄河县小孤山。回忆起童年,吕老痛心地说:“小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更不知道祖国是什么。”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村子里开始敲锣打鼓,放鞭炮庆祝,吕凤欣才从大人的口中得知:自己是中国人。后来当他耳闻目睹八路军战士与老百姓亲如一家时,便萌生了强烈的参军念头。

  吕凤欣:那时候,八路军战士全是靠两只脚步行来到东北。走到天黑的时候,就在附近农村和学校住宿,早晨起来,把蒲草都给老百姓捆好,院子扫干净,留个字条,上面写着,谢谢,打搅了。让我们感到非常亲切。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有共产党、有八路军,他们热爱人民,是我们自己的军队。所以在我的思想里、脑子里产生一个想法:我长大了,也要当共产党员、当八路军。

抗美援朝老兵记忆 | 吕凤欣:用歌声为伤员“疗伤”

  1948年3月9日,未满16岁的吕凤欣参军入伍,穿上向往已久的军装

  1948年3月,16岁的吕凤欣如愿穿上军装,成为辽南军区后勤部供给训练大队的一名战士,在学做会计工作的同时,他和战友们还帮助当地群众开荒种田。后来,部队挑选年龄大、身体强壮的战士配备到野战军,而吕凤欣因为年纪小,被分配到东北军区后勤卫生部宣传队,当起了宣传员。在此期间,吕凤欣积极追求进步,各方面表现出色,1949年6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0年10月,为了保卫和平,反抗侵略,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奔赴朝鲜战场打响了抗美援朝正义之战。吕凤欣跟随宣传队载歌载舞地欢送一批又一批志愿军将士入朝。看着战友们为国出征,吕凤欣心潮澎湃,热切盼望着自己也能早日到前线去。12月中旬,宣传队要选派3名战士到前线野战医院担任卫生员,吕凤欣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吕凤欣:当时担任领队的是我们宣传队的指导员,他说:“大家自愿报名,需要3个人到前线去,白天帮着转运伤病员,晚上到病房做护理员。”我第一个报了名,后来组织选调了3个人,让我当小组长。当时的野战医院算是中转站,部队在前面打仗,有战士负伤被抬下来,包扎后再向后方转运,在野战医院工作也是战斗的一部分。

抗美援朝老兵记忆 | 吕凤欣:用歌声为伤员“疗伤”

  1949年,吕凤欣与战友在辽宁营口合影

  吕凤欣和战友们先坐火车到了丹东,准备过江前往朝鲜新义州时,却发现鸭绿江大桥被美军炸毁了。他们只能连夜乘火车返回凤城县,再乘坐汽车到宽甸等待机会入朝。当时由于美军掌握着制空权,经常在白天实施大规模轰炸,吕凤欣三人便跟随运送物资的胶轮大车夜里出发,开赴朝鲜。车子在漆黑寂静中走了整整一夜。早上五六点钟,他们刚刚抵达野战医院第四所,还没顾上休整,便遭遇了敌机轰炸。

  吕凤欣:那个时候,部队防空哨没有电铃,来了飞机、来了敌情,只能向空中打枪,“当当当”几声枪响,管理员就喊:“赶紧隐蔽,来飞机了,来飞机了。”说话间,飞机就开始轰炸了。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美军飞行大队专门来轰炸鸭绿江大桥。3架飞机有序列地排队投弹,每架飞机投2颗弹,一共100多颗炸弹,硝烟四起,把天都遮黑了。每一次投弹后,大地都随着一阵强烈的震动,我当时就趴在苞米地里。那时候,我感觉,作为一个军人,没能打仗,反而被炸了,真是很窝囊、很生气。没有枪,有枪一定把敌机打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