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稻田里的“机器换人”全程机械化,省心又省力

水稻田里的“机器换人”全程机械化,省心又省力

过去 浦头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种田看天时靠人力

如今 这里种田实现全程机械化,几人能种几百亩地

记者 李彬彬 张旭

一辆蓝白相间的机器行走在田间,所过之处,一株株秧苗整齐划一被栽下,几个来回,原本空旷的水田变成了绿油油的秧田……这是江都区浦头镇加迟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加迟新近购置的“无人驾驶+侧身施肥机器”,插秧的同时还能直接施肥,无需人工操作,轻轻松松便能完成播种任务。

浦头镇一直以来都是农业大镇。曾经,这里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靠种田吃口饱饭。如今,这里的农民借助农机,实现了种田全程机械化,几个人就能种几百亩地,而且收成比以前好。科技赋能,让农村成了大有作为的广阔舞台,也让农民们奔小康的脚步越来越坚实。

全程机械化,省心又省力

6月9日,扬州市水稻侧深施肥技术现场推进会在浦头镇召开,“无人驾驶+侧身施肥的机器”刚下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十五分钟,一亩田的秧苗就插好了,而且笔直成一条线,种田种了二十几年,我一眼就瞧出这秧苗长势肯定好。”王加迟当即采购了两台,他笑着说:“虽然合作社已经有了70多台套农机,但看到这么好的宝贝,肯定得买啊。”

今年51岁的王加迟,1998年开始种田,可谓见证了农民从“经验种田”到“科技种田”的转变。

“以前种田是看天时、靠人力,起早贪黑,收成还未必有保障。”王加迟指着绿油油的秧田介绍说,现在,插秧有插秧机,施肥、喷洒农药有高地隙植保机、无人机,等到水稻成熟,有联合收割机,最后送到烘干房烘干,全程都是机器作业,只需要简单的操作。

浦头镇农机站站长、袁滩村支部书记于九章告诉记者,经过多年的发展,浦头镇农业“机器换人”的进程不断加快,越来越多智能化、全自动的农业机械成为农民的“左膀右臂”。“农民从站在田里变成了站在机器上。目前,全镇共有农机合作社8个,种田大户20多户,每家都有几十台农机。”

外出服务接订单,口袋更充实

有了农机好种田,在种好自家田之余,浦头镇的这些种田“老把式”们也没让农机闲着。

“实在不好意思,这段时间特别忙,订单都排满了。”这两天,阿贵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韩家桂的手机不停弹出消息,因为忙不过来,一些订单只能忍痛拒绝。“这些现代化的农机,不但能种自家的田,还能外出服务其他农户,我一年有近100万元的收入,除去承包的1100亩田的收益,其它都是靠农机外出服务。”

因为韩家桂的合作社能够提供耕种收一条龙服务,而且价格公道,如今不光在江都甚至在周边城市都小有名气。记者联系上了给韩家桂下订单的泰州种田大户孙富贵。孙富贵告诉记者,他在泰州承包了200多亩田,以前插秧找附近的农户,一亩地的人工成本要三四百块钱,现在给阿桂合作社下订单,机器一亩田只要220块钱,不但成本低而且秧苗齐整。

“我主要接本镇、郭村镇、大桥镇等周边村镇和邻近泰州的单子,每年能够服务两万亩田,光这项就有将近80万元的收入。”韩家桂开心地说,订单一笔接一笔,政府还有农业政策补贴,现在种田轻松还挣得多。

农村变身新舞台,庄稼汉子更年轻

机械化种田,省心省力还能致富,不少年轻人都辞去了外面的工作回家种田。

位于浦头镇高汉村的林丰粮食种植家庭农场创立于2014年,目前1360亩地,是浦头镇承包土地面积最多的种田大户,而这家农场的主人徐北今年才32岁。

“6年前我在外面工地上做施工员,一个月工资4500块钱。有一年农忙时节回家,发现种田基本都不需要人工了,我就跟父亲商量回来种田。”徐北介绍,回家后,他和父亲一边着手流转土地,一边购买农机,并创立了家庭农场。“如今,1360亩地,20多台农机,家庭农场一年能有40多万元的纯利润。”

“以前种田被认为没出息,现在种田真感到自豪。”徐北表示,要想靠种田致富,一定要大面积、规范化、机械化种植。

如今在浦头镇,像徐北这样的年轻种田大户越来越多,借助科技的力量,浦头镇这个传统农业大镇唱响了新时代的“新农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