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小鹏过冬术:昔日死敌,今日亲兄弟

《蔚来李斌,2019 年最惨的人》刷爆朋友圈之际,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微博上对李斌发出如下鼓励和感概。

" 作为朋友和同行者,挺李斌兄弟!"

近日,两位朋友、同行者又一次走到一起。小鹏汽车与蔚来相继宣布,二者就充电网络方面达成合作:NIO Power 充电地图接入小鹏超充桩,小鹏车主通过小鹏汽车 APP 启动蔚来 NIO Power 超级充电桩,同时可以获得蔚来超级充电桩的免费充电服务。

之所以联手,无非是因为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今时不同往日,18 年蔚来上市最高估值超过 130 亿美元,到近期蔚来股价跌至不足 3 美元,市值不超过 30 亿美元,只剩下零头。18 年上市有多高光,19 年蔚来的低谷就有多辛酸。

再看小鹏汽车,作为国产造车新势力,在几日前,宣告对外进行股权质押,对此外界猜测小鹏已经缺钱缺到以质押股权的方式来套现的地步。

小鹏则回应称,股权质押是为了优化股权结构所作出的调整,对该说法外界并未能取信。毕竟,今年小鹏融资 300 亿的计划至今没有能达成,可见寒冬之下,小鹏的处境非常艰难。

此种情势下,无论蔚来、小鹏都处在火线边缘,抱团取暖无非也是形势所迫。

蔚来深陷亏损旋涡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的亏损加总求和之后得到新一年的中国新经济类亏损榜前十的企业,蔚来汽车以三季度亏损 86.39 亿高踞榜首。

亏损这么多似乎并不稀奇,毕竟今年 9 月蔚来就曾以成立五年亏损超 400 亿而登上微博热搜,其亏钱的速度可以按照分秒来记,用 " 花钱如流水 " 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蔚来汽车烧光 400 亿,不也是全无收获,至少拿到了纯电动车领域核心的 " 三电 " 技术和 " 三智 " 技术,在纯电动汽车核心领域申报专利 5000 余项,在电动化和智能化两个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成为除特斯拉之外 " 全球唯二 " 的纯电动汽车公司。

此外,耗资巨大的用户服务体系建设,也是蔚来烧钱的重点领域。斥巨资打造的用户服务部门 NIO Power、NIO House 等,在改善用户体验的同时,也进一步加大了蔚来汽车的平台运营成本。

据知情人士透露,专用于用户充电服务的 NIO Power,蔚来在上面已经投入约 20 亿元。在李斌的定位中,不指望它挣钱,持平即可,而实际上持平远难达成。

而对于 NIO Power 的开销情况,秦力洪曾对外回应称," 连总部带地区,所有的研发、模具、布局、租金、运营全算上,连电费全算上,投入没那么大,一共投入具体不会超过十五亿,大约十二、三个亿。"

尽管按照秦力洪的说法,蔚来 NIO Power 的成本远没有外界预计那么高,但实际上短期内仍然无法覆盖成本,亏本是注定的。

蔚来为了提升用户体验,还给每一位蔚来车主配备一名蔚来顾问。有些顾问服务人数多的话,每个月光陪车主聊天,一个月收入也能超过基本工资。

这种体验对车主而言,的确是 " 上帝般 " 的体验。但对创业公司而言,超高的人力成本,给本就压力山大的企业带来更大的资金压力,这种过分强调用户体验的做法到底对不对,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此外,量产车型 ES8 因为电池起火召回,更让本有希望接近盈利的蔚来亏损加大。据了解,蔚来汽车召回 ES8 共计 4803 辆,召回成本共计 3.39 亿,扣除召回成本蔚来的毛利润率接近 -4%, 较前季度收窄,此次召回之后导致成本上升,亏损扩大。

蔚来陷入 " 亏损之殇 ",小鹏汽车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小鹏汽车风波四起

首先是法律诉讼问题。之前小鹏汽车曾因为窃取知识产权的问题,遭到来自苹果和特斯拉的法律诉讼。

近期通过企查查官网查询,小鹏汽车运营主体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近三年来总计法律诉讼 13 起,而且 2019 年就占据过半,开庭公告和裁判文书总计 7 起法律诉讼问题,三年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苗头。

近半年来,则被交付问题、质量等负面新闻缠身,更是动弹不得。

首先小鹏汽车的首款车型 G3,在 2018 年 4 月开启预定,当时有超过 1 万名车主进行了预定,小鹏给出的交付时间是 2018 年底。但从各方面资料显示,小鹏的规模化交付在今年四月,更有不少车主拖延到了 6 月或 7 月才拿到车子。

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个季度甚至半年,这一点很多车主尚可以忍受,但质量问题引发的投诉让其遭遇的却是真真切切的信任危机。

小鹏汽车曾因软件升级导致小鹏用户不能正常充电,受到很多人投诉。之后,随着大量 G3 的交付,陆续被曝出方向盘、底座、减震异响等问题,被群嘲为赶工之下的半成品。

此外,动力失灵、雨水漏水、甲醛超标、系统无法控制收音机、ABS 失效等老问题,也是接连不断。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