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韩国人玩弄股掌间,90 亿赔款,实控人被抓,坑惨 7.6 万散户 ......

被韩国人玩弄股掌间,90 亿赔款,实控人被抓,坑惨 7.6 万散户 ......

一个市值只有 50 多亿的公司,要怎么拿出 76.62 亿的赔偿金?

这就是上市四年的恺英网络(002517.SZ)所面对的局面——内忧外患。

内部,实控人和一批高管都 " 进去 " 了;

外部,一堆官司未了结,10 亿多买来的 " 现金牛 ",都快死了,而一年时间里,公司需要支付的赔偿金,已经从 1.71 亿滚到了 76.62 亿。

这个公司去年还有 1.74 亿利润,鼎盛时候公司市值接近 500 亿,没几年时间感觉就要崩盘。恺英网络的大败局,是一个典型的能力追不上欲望的故事,与韩国公司的合作处处暴雷,在外部压迫逼近时,内部处置失当,不惜铤而走险,一个财富泡沫,就这么破了。

01

恺英网络的创始人王悦当年学习水利专业,但毕业后一头扎进互联网大军。

搜索生意好的时候,他曾做搜索引擎的优化,比百度内部人还了解百度的规则," 在百度搜索手机铃声的时候,百度共 76 页,从第一页的第一条到最后一页最后一条,手机铃声下载基本都是我的网站 "。

不想打工的他又去过社交网站 51.com" 学习过 ",身兼数职,见证过 51 的辉煌,也成了 51 游戏事业部的负责人,不过这些都是铺垫,他骨子里早就决定单干。

直到 2008 年,他正式投身游戏圈,和同学冯显超成立了恺英网络,社交网络中的《摩天大楼》风靡一时。

恺英网络在 2015 年网络游戏的热潮中借壳上市了,最高时的市值接近 500 亿,80 后的王悦也成为了胡润富豪榜的 " 最年轻富豪 ",风光可比当年的陈天桥。

而王悦与陈天桥的 " 眼光 " 还相似,王悦也看上了让陈天桥声名鹊起的《传奇》。

被韩国人玩弄股掌间,90 亿赔款,实控人被抓,坑惨 7.6 万散户 ......

《传奇》是个爆款游戏,大家是知道的,2001 年陈天桥靠着代理传奇游戏,开创了 " 中国网络游戏的时代 ",陈天桥的风光一时无两,并赖此当过中国首富。虽然后来盛大游戏经过上市退市的起落以及在各方手里辗转,《传奇》都是它手中的重磅 " 武器 "。

作为爆款游戏,赚钱能力是最主要的,而《传奇》这么多年屹立不倒,是游戏项目中非常能打的。

但是《传奇》同时也是一个版权大坑,即便是盛大也没有把它捋顺。

《传奇》来自于韩国,由韩国的 Actoz(亚拓士)和 Wemade(娱美德)共同研发,版权很怪异,一家一半,盛大的那部分授权来自于 Actoz,后来盛大逐渐做大,反向收购了 Actoz 的控股权,一直以来,Actoz 做授权,Wemade 拿分成,也各自相安无事。

要是 Wemade 安心如此倒也算了,但它不再甘于只拿分成,也开始做起了授权,《传奇》的版权战争也就开始了。

02

恺英网络就栽在了《传奇》上,估计王悦当初也没想到,恺英网络是搅进了多大一滩浑水中。

2016 年 6 月,恺英网络的子公司上海恺英和 Wemade 签了协议,从 Wemade 的手里拿下了在中国大陆使用《传奇 II》版权的协议,开发传奇相关的网页游戏和手机端游戏,但在三个月后,Actoz 就把上海恺英和 Wemade 一起都告了:不行,你们的版权协议不算数,赔偿、道歉。

官司还未结,10 月份,恺英网络的另一子公司浙江欢游也从 Wemade 手里也拿到了《传奇 II》的版权,本身这就比较怪异了,偏偏浙江欢游还没钱给 Wemade,也没开发游戏,Wemade 坐不住了,说好的保底价呢,说好的分成呢,不给钱是几个意思啊?

于是 2017 年 2 月,Wemade 就向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提起仲裁,要求浙江欢游拿出 500 亿韩元(合 2.99 亿人民币)的最低保证金来,这个仲裁的结果还没下来,2018 年 1 月,Actoz 又以同样的理由把 Wemade 和浙江欢游给告了。

恺英网络陷入到了连环的仲裁诉讼中来。

这一人一半的版权,到底归属是谁,也没个定论,但只要一方授权,另一方就要阻挠,谁也开罪不起,实在想不通王悦当初是怎么考虑的,瑕疵这么明显的合同风控也能过,一看公司就没有精英律师,也没好好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产权法》。

但买都买了,再烫手也是挣钱的买卖啊,于是恺英网络一面与 Wemade 合作,一面寻求与 Actoz 和解的机会。

2018 年 5 月份,恺英网络花了 10.64 亿收购了已经与 Wemade 签订了版权协议的浙江九翎 70% 股权,此前 Wemade 与浙江九翎合作开发过两款传奇系游戏了,《传奇来了》和《龙城战歌》表现也不错,月均的流水过亿元,溢价收购也算是值得。

热门推荐